一家三代是校友,命中注定的缘分!孙辈读大学与父辈的时代有什么不同?

2021-09-08   来源:文汇报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新学期开学

有些同学和自己的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

成了隔代的校友

一家三代就读于同一所大学

这些命中注定的美丽巧合!

既是传承的力量

也有家风的烙印

更是难得的缘分

上海大学:“我是我们家第三代上大人”

跨越半个多世纪的传承

“上大人”的身份

在一家三代人的身上流淌

上海大学的发展历程

留存了三代人的足迹

2021级本科新生周蔚臻

被悉尼工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录取

“我是我们家第三代上大人”

从小,周蔚臻便对上海大学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——

他们一家三代人与上大的缘分

是从爷爷入职上海大学开始的。

1964年,他的爷爷进入上海工业大学(1994年,四校合并组建为新的上海大学)工作,直到2000年退休。

周蔚臻的爷爷在延长校区与留学生合影(左二)

周蔚臻的父母皆毕业于上海大学,

是新上大合并组建后培养的第一批学生,

父亲学的是自动化专业,

母亲是悉尼工商学院第一届学生。

周蔚臻的父亲在上海大学的生活照

周蔚臻的母亲在延长校区与外教合影(左二)

“从小听爷爷、父母讲述他们在上大度过的美好时光,这些故事构成了我对于上海大学最初的印象。”周蔚臻说道。

周蔚臻提到,爷爷经常说起,上海大学的发展非常迅速,身为亲历者和见证者,感到非常骄傲。

上海大学对于周蔚臻的父母而言,更是多了一份回忆。在这里,他们两人从相识相知到相亲相爱,因此,学校对他们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

如今,周蔚臻如愿以偿考入了上海大学,追随着爷爷和父母的脚步来到这所从小便在记忆中熟知的学校,“和爷爷、爸爸妈妈成为校友,我感到十分激动”。

中国地质大学:祖孙三代都是“地质人”

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新生颜良宇一家,祖孙三代都是“地质人”。巧的是,父亲颜廷舟和儿子颜良宇,还都是地大校友。

颜良宇的祖父颜士才于1946年出生,曾参建黄河大桥。

2008年10月,颜廷舟在(后排左三)在南苏丹勘探期间留影

父亲颜廷舟1998年从地大毕业,学的也是地质工程专业,曾前往非洲勘探修路。颜廷舟说,自己的父亲,曾于新中国成立后从军,转业后成为一名地质事业的工人。其吃苦耐劳和刚正不阿的品质,深深影响了自己。于是,大学选择“子承父业”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去火星上打洞。”这是地大工程学院地质类专业新生颜良宇的梦想。

华中科技大学:65载、三代人,见证电气专业飞速发展

对华中科技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新生吴雨晴来说

这座“森林大学”并不陌生

她是家中第三代华中大电气人

姥爷和父母都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

而且都就读于电气相关专业

吴雨晴和姥爷艾时济合影

三代人,65载

从电力系,到电力工程系

再到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

吴雨晴一家成为

华中科技大学电气专业飞速发展的见证人

1960年,电机系教师为学生上课。

1956年,在郑州电校就读的姥爷艾时济因成绩优异,被选拔保送至华工电力系发配电专业。老人家曾在路过华科青年园时,指着一片树林对孩子们说,那是他们当年栽下的。如今,小树苗已成参天大树,华中科技大学更被称为“森林大学”。

1988年,华中工学院正式改名为“华中理工大学”,电力系改称电力工程系,不仅办学规模扩大,还成为国内的前沿科研阵地。两年后,17岁的吴雨晴妈妈艾女士,成为该专业的一名新生。

1961年后,大学毕业的艾时济被分配至湖北省电力厅中心调度所,工作稳定。之后不久,湖北十堰开始筹建汽车城。年轻的他响应国家“支援三线建设”的号召,从武汉调往十堰,支援建设汽车城,一直生活至今。

“在父亲身上,我看到华中大人严谨求实的气质。他们心怀国家,为祖国发展奉献青春,不求回报,只顾埋头做事。我非常敬佩我的父亲。这也是我毫不犹豫沿着父亲的道路,报考华中科技大学的原因。” 艾女士说。

毕业后,艾女士工作中同样低调踏实,严谨认真。她也常常教育女儿,要踏踏实实,努力勤奋。

心怀祖国、踏实勤恳的家风也影响着吴雨晴。吴雨晴说:“我常听父辈提起,华中科技大学的学风和校风多么好,华中科技大学电气更是A类的优势学科,从小就心生向往,现在也算是圆梦了。”

三代人身上

历时几十载的校园情、家国情

得到了最好的传承

你也和父母是校友吗?

编辑:储舒婷

责任编辑:樊丽萍 唐闻佳

来源:综合上海大学、长江日报、华中科技大学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