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散打前站?万隆光电“易主”背后,藏着怎样的故事?

2021-09-08   来源:上海证券报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朱文彬

“闪辞”一家上市公司副董事长,接着第二天就拟“闪电”接盘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实控权。

雷骞国“巧然”入主万隆光电的背后,藏着怎样的故事?一致行动人临时结盟入主,能否确保上市公司未来控股权的长期稳定?

实控人变更

9月7日晚间,万隆光电披露一系列公告,新的“接盘方”正式亮相。

万隆光电披露,当日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控人之一许梦飞拟将其持有的20%万隆光电股份转让给杭州千泉科技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千泉科技”)、海南立安民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立安民投资”)、付小铜。

与此同时,万隆光电与雷骞国签订了《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认购协议》,雷骞国拟认购公司向其定向发行的股份。

此外,千泉科技、立安民投资、付小铜与雷骞国共同签署了《关于杭州万隆光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之表决权委托暨一致行动协议》。上述事项全部完成后,雷骞国可以支配上市公司表决权的股份比例超过30%,雷骞国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与一周前披露有所不同,万隆光电在披露公告时,作为公司未来的新实控人,雷骞国却并未现身。

8月31日晚间,万隆光电发布公告,许泉海、许梦飞正在筹划控制权相关重大事项,拟向付小铜、千泉科技立安民投资转让约20%股份。

但在9月7日的公告中,许梦飞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的对象中,除上述三者外,又多了雷骞国,但雷骞国却没有受让其中的股份,而是作为“保证方”。

公告还显示,此次受让股份的千泉科技、立安民投资、付小铜均为雷骞国的一致行动人。

根据公告,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为市价转让,33.52元/股,股份转让价款合计为 4.6亿元,此次股份转让尚需公司股东大会予以豁免。

万隆光电拟向雷骞国锁价定增1876.56万股,发行价则为23.98元/股,较市价折让近三成,募集资金不超过4.5亿元,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雷骞国是谁?

突然现身的雷骞国,究竟是何许人也?

万隆光电披露称,2007 年以来,雷骞国曾任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副总裁、首席投资官和方大特钢副董事长。

而就在一天前,9月6日晚间,方大特钢公告称,雷骞国因个人原因,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副董事长、董事职务。

天眼查显示,雷骞国在加入方大集团之前,曾任甘肃省白银市体改委副主任兼房改办主任、甘肃省白银市市场建设处处长、中国证监会甘肃监管局处长等职务。

截至目前,雷骞国控制4家公司。其中之一为千泉科技,雷骞国持有36.67%的有限合伙份额,并持有执行事务合伙人湖州上领科技有限公司60%股份。此外,雷骞国还100%持股湖州旺国科技有限公司,该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,并通过该公司担任杭州蔚鲲科技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GP,持股 1%。上述4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均是技术服务、开发、咨询、交流、转让、推广等。

万隆光电8月31日披露称,此次股权转让的“交易对方主要从事能源、投资等业务”。

但从雷骞国旗下的资产看,主要业务均为投资,而不见从事能源方面的业务。

“牛散”付小铜

相对而言,所谓的“牛散”付小铜较雷骞国有更雄厚的实业资产。

天眼查显示,付小铜为金满汇投资创始人,并控制诚森集团有限公司、尚合矿业、柳林酒业等10家公司,涵盖能源、投资等业务。

付小铜旗下资产,来源:天眼查

除了有实业资产外,付小铜更是一位炒股高手,被冠以“牛散”知名。

在此番授让股权外,付小铜早在去年三季度“潜入”万隆光电。资料显示,去年三季度末,付小铜便以2.58%的持股比例新进入万隆光电前十大股东。期间经过多次股份变动,截至今年6月末,付小铜持有万隆光电股份108.84万股,占总股本的1.59%,位列第四大股东。

此外,付小铜在去年的白酒行情中斩获颇丰。2019年4月,付小铜及一致行动人柳林酒业以5.65元/股斥资2.86亿元认购5069万股金种子酒定增股份,合计持股比例为7.71%。其中付小铜个人持股比例升至5.38%,跃居第二大股东。

解除限售后,付小铜及柳林酒业不断减持金种子酒,截至今年6月末,付小铜及柳林酒业仍合计持有金种子酒股份2627.25万股,合计持股比例为4.09%。粗略估算,通过投资金种子酒,付小铜两年时间内就赚了近4亿元。

另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末,付小铜持有龙大肉食5.14%股权,持有利民股份3.55%股权。

那么,“长袖善舞”的付小铜与“突然现身”的雷骞国二人,除了突然结成的“一致性行动人”关系之外,是否还隐藏更深层次的利益关系呢?尚需万隆光电作进一步信息披露。

许家减持忙

在此番转让控制权之前,万隆光电实控人许泉海、许梦飞父女二人一直忙于减持。

资料显示,自2017年上市以来,万隆光电的业绩便开始“变脸”,每况愈下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8年是公司上市后的第一个完整会计年度,公司营业收入下滑18%,净利润更是大幅下滑近7成,2019年净利润又继续下滑15%。

2018年至2020年,其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99.85万元、-642.51万、-676.61万元,同比分别减少92.75%、314.28%、5.31%。

今年2月,许家父女二人所持首发前限售股解禁刚满3个月,便开启了减持模式。2月3日,许泉海、许梦飞与自然人姜丽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,拟将其持有的公司343.0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(占公司总股本5%)协议转让给姜丽。

本次转让价格为27元/股,今年5月,上述股份转让事宜完成划转过户,父女二人共计套现9262.89万元。

除此之外,许家的其他家族成员也在纷纷套现。去年四季度,许泉海的妹夫徐锦梁减持68.6万股,今年一季度继续减持并退出前十大股东;许泉海的外甥女徐孟英也在去年四季度减持68.6万股,今年二季度再度减持,同样退出前十大股东;许泉海的外甥朱一飞自去年以来累计减持137.2万股。

经过最新的股份转让及增发稀释之后,许泉海、许梦飞将由今年上半年的39.09%下滑至14.99%。

在许家纷纷套现的同时,此前参与万隆光电上市发行前的股东上海源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、新余华凯集诚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也在不断进行“清仓式”减持。